发芽马铃薯

GGAD清真粉 地里刨食农民式朴实写手。没有遇到拆逆时处于“peace and love”状态。不讲道理。是个好人。前一句是骗你的。
我永远爱GGAD!!!

【锤基】花吐症(十六)

       这种感觉很奇怪。怎么说呢?就像被人蒙上眼睛带到一个悬崖边缘,解开其障碍物时便直面底下汹涌澎湃的海。兄弟之情的面纱被洛基直截了当地戳了个大洞,导致索尔不得不正视这个。

        他觉得洛基简直给他出了个大难题,即使九界中最聪慧之人也要被这小骗子的蜜语推到危险的地带。更何况索尔并不觉得自己有那样的智慧。

       他打量着洛基,他的弟弟瘦削苍白,嘴角咧开成一个夸张的笑容。他撕开往日高贵堂皇的假象,甚至带着些许挑衅,洛基的眼睛冷绿浓郁得有些不自然,在他瓷白的脸上就像绿色矿石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 “也许你要问我为什么还没有死去?”洛基偏头疑惑地发问,随后又自己拉长声调答道:“渴求权力、擅长谎言、狡诈多变,我可是邪神!亲爱的哥哥,你无法想象权力对我的诱惑。”——只有自己亲自握有权力,我才能站在我要站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 “这就是你回来的理由?”索尔看着他,他白腻的肌肤上也像透着霜雪的不近人情。洛基高傲地仰着细白的脖颈——那一小截,洁白细腻,再往下便被衣物裹得严严实实。这让人不由得想到刚刚他化为女性以后大大方方裸露的一大片肌肤,相互之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    “当然。”洛基说。

        索尔似乎没听到他的话,他从后握住洛基纤细的颈项,触感冰冷细腻。带茧的指腹摩挲那一小块肌肤:“不要再骗我了,我也不会再让你消失。”

        洛基古怪地笑了一下:“你要和我永远在一起吗?”他在永远上加重了音调。索尔给了他肯定的回答:“永远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定定地看了索尔一眼,他的哥哥根本不知道这是许下了一个怎样的诺言,洛基咏叹一样说道:“哦,说起来简.福斯特多么的可怜啊,她甚至不能得到你的永远。就因为她那无比短暂的、朝生暮死一样的生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 索尔有些焦躁,洛基对简不依不饶的针对让他有种错觉,就像他固执的弟弟异常在意这个一样,索尔不敢深想原因,又忍不住被诱惑着望向深渊。

        他像说服洛基也像说服自己一样回答:“这不一样。她是我的爱人,而你是我的家人,我永远的弟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 洛基这次甚至没有反驳“我不是你弟弟”,他浓绿色的眼睛波光粼粼,就像一片深潭的波面:“即使她死亡?”

        “那她也足以在剩下千年里永驻心间。”索尔的回答让洛基打了个寒颤,他低头发出挫败一样的呜咽:“……滚开——索尔.奥丁森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抬起头时几乎有些咬牙切齿地吼他:“立刻给我滚!不要让我再看见你——如果还要你的蝼蚁女友活命的话!”

        索尔被洛基驱逐出去,他有些懊恼地垂着头站在门口。是他的错,他不应该在洛基面前提这个。
        也许洛基真的不喜欢简。

        他想到洛基之前哭得厉害,满眼泪水又恶狠狠地说:“是她让你变得软弱的?那我真该去拜访她!”

        洛基这次又哭了吗?索尔坐在门口想着。

        他总是爱哭。眼睛就像绿色琥珀糖折光面一样盈盈闪烁。可他为什么又哭了呢?索尔想起第一次见到洛基的时候,那时候索尔也很小,但他足够强壮,因为他一出生就能绕着金宫跑圈。可是洛基不一样,他那样弱小,雪白,被包裹在光滑的缎面里。

        弗丽嘉抱着洛基慈爱地微笑:“索尔,这是你的弟弟,洛基。”依然懵懵懂懂的小索尔不是很明白弟弟的含义,但当那个柔软的小东西吚吚呀呀地伸出幼嫩的小手握住他的手指时,小索尔心里就涌出了许多柔软的感情:我要保护他,我要给他最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 他坐在门口苦恼地抓乱自己的头发,就像一头困顿的雄狮。洛基在那扇门后,但是对方一点也不想见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垂头丧气了不知道过了多久,直到传来了他战友的声音:“索尔?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 他抬起头,看到史蒂夫揽着他的朋友站在他面前——现在已经天黑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洛基不肯见你?”史蒂夫问,但巴基却说:“不,洛基十分想见他。”不然他也不会每天穿越大半个城市钻到他哥哥梦境里去。

        索尔沮丧地道:“他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巴基抿着嘴,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开口:“史蒂夫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好的,巴基。”他的恋人小声回答道,然后亲吻他的脸侧,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巴基经过一脸惊讶的索尔旁边,打开门走了进去。
        索尔目光跟随着巴基,直到看着门关上,然后猛地回头看向美国队长。史蒂夫似乎有些不好意思,他红着脸吞吞吐吐道:“呃……巴基现在是我的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也许你知道的……”史蒂夫挠挠头,“花吐症?”

        索尔脑海里突然间闪过什么,他想起他之前闯进洛基的房间时一闪而过消失的画面:那些凋零的桔梗。他看向史蒂夫:“告诉我,花吐症是怎么回事?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注:关于“权力最为性感”的说法出自【under the skin】洛基的台词。

评论(40)

热度(566)